第二十一章

小说: 作者:子非网 发布时间: 2022-06-21 13:14:01 23人阅读 0条评论

就在几秒钟前,他还以为谭默是在仗着秦牧野欺负她表妹而霸道。

现在经谭默提醒,他想起了袁克清之前帮秦家姐妹欺负谭默的事。

然而,魏克礼心里想的只是袁克清,根本不是他自己。

“谁知道我表姐怎么又哭了。”谭默叹了口气,无奈地说:“表哥哭得多也没关系。虽然我只比她大一个月,但既然她叫我大表姐,那我肯定会对她宽容。通常,当她哭的时候,我们都让她为所欲为,但是今天的场合不同。今天是魏老太的生日。她这样哭是个扫把星。她怎么会在别人生日的时候哭呢?”

“扫把星!”秦牧野哼了一声。

魏克礼看着袁克清。这真的不合适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袁克清可怜地说。

“我知道,我表哥平时因为一点小事就容易哭。”谭默走过来,拉着袁克清的手。“柯力哥哥,我把表哥交给你。帮我一个忙,今晚做她的同伴,好吗?”

“我在这里…”

我是来向你道歉的。

可还没等魏克礼说完,谭默已经把袁克清的小手塞进了魏克礼的手里。

魏克礼捧着。

谭默对袁克清说:“克清,我不怪你。即使你不道歉,我也不会怪你。我们是一家人。你虽然站在秦家姐妹那边,但你是我表妹,我也不能生你的气。我从小就习惯了让你为所欲为,所以这次也不例外。”

袁克清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这些词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?

她不就是这样说话的吗?

这听起来像是她在说她不介意,但是,实际上,每一句话都在暗示对方是错的。

她从未像这样处于不利地位。

她怎么也没想到,会有一天谭默会用这种手段对付她。

当她尝到自己的苦果时,她发现那是多么令人窒息。

她很沮丧,但无法反驳她。

谭默无辜地笑了笑。她不屑于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,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知道如何使用。如果她真的使用它,没有人敢惹她。

谭默看到袁克清的表情很欣慰。她看起来就像一罐沙丁鱼被强行塞进了她的嘴里。

“但你们两个是姐妹,你去安慰她不是更合适吗?”魏克礼觉得不合适。

谭默摇了摇头,道:“我刚刚和秦慕容姐姐起了冲突。大家都在看。如果秦可卿哭了,人们看到她,难道不会认为刚才的事是我的错吗?我明明没有怪柯庆施,可是如果我被人误会了,那我到哪里去为我的冤屈讨回公道?”

“克立哥,你能不能帮我个忙,哄一下我表妹。”谭默双手合十,一边央求一边搓着。

面对玩偶般的谭默,魏克立无法抗拒她的恳求。

在谭默的恳求压力下,他点了点头。“好吧。”

“太好了!谢谢柯力哥哥。”谭默让魏克礼把袁克清的手握得更紧一点。“那我就把表哥留给你了。玩得开心!”

袁克清怀疑地看着谭默。

她以为谭默变聪明了,今天反复让她装哑巴。

谭默又把她推给了魏克礼。她不怕她和魏克立的关系会变好吗?发生那种事时,她会把魏克礼带走吗?

但是谭默的表情再真诚不过了。

“克立哥?”袁克清转过头,说话了。

看到袁克清眼里含着泪的可怜样子,魏克立可怜她,忘了向谭默道歉。

道歉?

那是什么?

他完全忘记了这件事。

看到魏克礼拉着袁克清的手走远了,秦牧野才确定他们已经走远了。

秦牧野问,“你就那样把魏克礼和袁克清带到了一起?就凭袁克清这种绿茶,就不怕魏克礼跟她套近乎?”

“他们已经很友好了。”谭默笑着拍了拍她的手。

“确实如此。刚才明明是他来找你的,被哄了之后就忘了,还带着袁克清。”秦牧野皱着鼻子。“我妈甚至说,魏家的孩子都不错。虽然魏克立不如魏钱智,但他年纪轻轻却头脑冷静。但从我刚刚目睹的情况来看,我觉得他有点傻。”

秦牧野说着,顿了顿,恍然大悟:“你是故意把袁克清托付给魏克立的!”

“是的。”谭默点点头。他站在秦穆容那边,为他的利益来找我的麻烦,他只见过袁克清一次,就相信了袁克清的话,而不相信我的话。他已经有两次了,所以我不会让他再有第三次了。我不会和s做朋友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