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——都是谭默的错

小说: 作者:子非网 发布时间: 2022-06-22 13:11:58 25人阅读 0条评论

但是没有人希望朱管家停下来。

“朱管家,你必须拘留魏克礼,”刘,园丁,劝他。他怒不可遏,竟然直呼魏克礼的名字,而不使用尊称:小克礼少爷。

对他来说,韦克利不值得他尊敬。

“朱,如果你能在去的路上多折磨他一会儿,我会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猪肚和鸡汤,”厨师w.a.n.g低声对管家朱说。

后者傻眼了。

你让我在魏家大宅前教训这位魏家少爷,合适吗?

“朱,你不能因为他是韦家小少爷就放他走!”张阿姨脱口而出。

“放松。你不信任我吗?”管家朱挥手告别,离开了。

大家看着朱管家慢慢地挥鞭,都很满意。

李一看他挥鞭的速度,就知道有蹊跷。

她在他们家生活了多年,已经训练她的眼睛注意到如此微妙的事情。因此,她不禁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对劲。

不像她的傻儿子,魏克立…

"朱管家,你能不能快点结束?"李抱怨着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继续说道:“请让他好受些。别再这样折磨他了。”

管家朱听了,耸了耸肩,说道:“我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。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灵活了。”

“如果你厌倦了,我可以接手,”魏钱智插嘴道。

“怎么,你这个小……”李被气得不轻。

管家朱摇了摇头,嘀咕道:“最后四鞭我能打完。”

魏克礼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眼泪、粘液和唾液的混合物滴在地上,逐渐积聚起来

他背上的伤口越来越红。他的身体看起来好像皮下有血。

发红加剧,因为他继续痛苦地声嘶力竭地尖叫。

哇哦!。+

管家朱又一次噼噼啪啪地抽起了鞭子。

听了这话,魏克礼先是脸一沉,好像再也坚持不住了。

由于没有支撑他的脸,他的头碰到地面时有点反弹。

他嘴里的唾液滴在地板上,溅起一片水花。

冷汗浸湿了他的头发,在他的发梢上形成水滴。

“柯力!”李痛苦地大叫。“住手!别打他了!他再也受不了了!”

“爷爷!”魏志坚恳求地看着老魏先生。

魏志坚看到老魏做了个手势,心里松了一口气,以为老魏这次会放过魏克礼。

可是,出乎意料的是,魏老先生只吩咐了一句:“朱管家,快把最后三鞭打完。”

“是的,先生。”管家朱点头表示同意。

噼啪!噼啪!噼啪!

他在两秒钟内飞快地打了三下鞭。

此情此景让李哑口无言。

老化我的*ss!

你不是很快吗?

皮鞭又重又长,挥动起来相当吃力。

可是,朱管家说完之后,脸上并没有红,也没有喘。因此,这与他声称的衰老和疲惫相矛盾。

“送他去医院,”老魏冷冷地命令道,丝毫不关心魏克立的伤势。

魏老太爷见魏克礼昏迷不醒,也不好再审问他,便转向魏志坚和李说:“我希望他这次真的得到了教训。一旦他的伤口痊愈,他最好不要再因为别人煽动他而做傻事。他应该把自己的低能藏在心里,不要像以前那样对别人造成伤害。”

但是李一点也不在乎老魏先生的话。

她对那里的人充满了仇恨。

虽然魏克礼有过错,但他们不应该给他如此重的处罚。

毕竟谭默不是魏家的人。

她是个局外人。

她姓谭,不姓魏。

所以魏家的人为了一个外人打了他们的一个直系子孙。

当李试图去接她的儿子时,她对他们的怨恨进一步升级。

魏克立早就黑了。他全身都是伤口,一片混乱。

一看到它就伤了李的心。

她只是抓住他的胳膊,不敢拉,因为她害怕伤害他,尽管他已经昏迷,不会有任何感觉。

相反,每个人都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上演;没有一个人主动向她伸出援手。

即使魏克立安然无恙,李也不可能扛得动像他这么高这么重的人。

就在这时,魏志坚上前怒吼道:“你们都站在那里干什么?帮她一把!”

几个动人的剪影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