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8章——对谭默没有任何企图

小说: 作者:子非网 发布时间: 2022-06-22 13:10:32 29人阅读 0条评论

不出所料,魏克立不敢再动了。

比起忍受鞭打,更重要的是仍然是魏家的一员。

魏克礼从头到脚都在颤抖,跪着的时候很紧张。

管家朱鞭打魏克礼。

啊啊啊!尖叫声表明鞭打是多么痛苦和悲惨。

没有衣服的保护,鞭子直接打在他的肉上。

魏克立经历了皮肉裂开的巨大痛苦。

李哭着扑进了魏志坚的怀抱。“要留疤了!”

魏老太太一点也不担心。“现在的美容手段如此先进,这样一个小小的疤痕有什么关系呢?好好打理,留下的疤痕会很淡。那么去除疤痕是多么简单。而且,一个男人会介意这么小的伤疤吗?”

老魏冷笑道。“钱智受伤留下的伤疤比他还多。看着男人的身体像女人一样光滑是不是很爽?”

李被的一口气哽住了喉咙,她几乎晕了过去。

这两位老人的话有人道吗?

魏克礼是他们的曾孙。

可以听到魏克立可怜的喊叫声。“大爷爷,大奶奶!饶了我吧!我再也受不了了!”啊啊啊!WUUU!

魏克礼哭过,喊过,求过。“朱管家,朱爷爷,请打我轻一点!我求求你,打轻一点!”

“爸爸!妈妈!救我!救我!”

“太爷爷,我求您了,我坚持不住了!”WUU!WUU!魏克礼的眼泪混着鼻涕,满脸都是。

他张嘴乞讨的同时,口水也不受控制地往下滴。

它混合着他的眼泪和鼻涕,滴在他脸下的地面上,形成了一个小水坑。

魏老先生和魏老太太一点也不为所动。

老魏先生不耐烦地扭过头去。

他只挨了两下鞭子,就已经哭到这种程度了。

他叫过这房子里的每一个人,真的没用。

“叔叔!叔叔,救救我!我求求你,饶了我吧!”他又被鞭打了。

魏克立的背上已经有三个印记了。

鞭痕周围也有细小的血痕,似乎许多针尖划伤了他的皮肤。

如果一个人仔细看,有小血珠从这些血痕中滴下。

正是这些细小的血珠使伤口看起来像血牛排。

事实上,皮肤已经裂开,还在滴血。

“叔叔,我以后不会对谭默有任何企图。我一定会和她保持距离,饶了我吧!”魏克礼一边哀求一边哭。

当魏钱智看着魏克礼时,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嘲笑。

这么弱的人怎么会觉得自己配得上谭默呢?

在魏克礼的背后,管家朱一点也不留情。

如果他迅速抽打他,十鞭很快就会结束。

魏克立会觉得不那么痛苦。

不过,管家朱每次抽打完他,还是会停一会儿,再开始抽打。

与此同时,前一次鞭打的疼痛变得更加明显,并袭击了魏克立的感官,魏克立仍然不得不紧张地做出动作,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次鞭打什么时候会降临到他身上。

这种不为人知的滑稽动作真的很折磨人,魏克立全身紧张。

在这种状态下,即将到来的鞭打带来的痛苦只会更加强烈。

这也是一种精神折磨。

导致魏克礼全身发抖。他一刻也没有停止颤抖。

管家朱也很生气。

谭默从年轻时起就一直在参观这座古宅。她一直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,用小女孩的声音叫他朱爷爷。

每次谭默要来,都会亲自在门口接待她。

从旧大厦的入口到大厅有一段距离。即使是成年人也需要步行10分钟以上。

那时候谭默腿短,走路又慢又费力。

她走了一小段路后就会感到累。

然后,她会向他伸出双臂,用一种孩子般的语气喊道:“朱爷爷,背我!”

而管家朱也乐得背着谭默。

那时候的谭默胖乎乎的。

很难感觉到她的骨头,很明显她有多重。

即使对朱管家来说,背她也有点累。

但朱管家并没有说什么,依然高高兴兴地抱着她。

平时,谭默都在魏的怀抱里,他难得有机会抱谭默。他自然抓住了这个机会。

管家朱不必每次都在门口接待谭默。

但是,他这么做,是因为他在等待谭默会让他背她的幸福时刻。

每次谭默在的时候,老宅子里都特别热闹。

只有这个小孩的加入,但它更活跃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